文章

相關討論

相關文章

關於綠島的故事

距離上次坐夜車的經驗已記不得是多久以前,火車一直是我很喜歡的移動工具,窗外一幕幕倏地變化,就好像瀏覽幻燈片般,隨時都在期待下一秒會在眼前出現的事物。車廂滿座的旅客,大家都有不同的目的地,隨即幾個人下車,又上來了幾個人,在這段移動距離上,觀察了許多不一樣的人,也聽了很多不同的故事。 由北一路往南,七個小時的車程,抵達了台東火車站,隨即搭乘最早的公車前往碼頭。今天天氣狀況不佳,海浪起伏劇烈,吐了整個航行,不曾暈船的自信老早就不知拋到哪裡,搖搖晃晃的總算到了終點站-綠島。 天氣因素,讓一夜沒甚麼睡的我們,更是提不起勁,將隨身行李放置民宿,窗外陰雨綿綿,計劃總趕不上變化,期待的豔陽日落空,有太多無法預料的事,只能轉個念頭,或許老天爺希望我們能看到不同面貌的綠島。 關於綠島的故事是這樣的,這裡是南島語系原住民遷移到臺灣時的「Sanasai」(或Sanayasai)。清代稱綠島為火燒嶼,隨著開發迄今已200多年。日本治臺後,將火燒嶼改稱火燒島。後來於1949年,改稱綠島。英文音譯Lyudao,直譯為GreenIsland。 雖說在夏季本應氣候…

神的禮物——司馬庫斯(上)

司馬庫斯,一個攢在口袋名單裡很久,卻苦無機會出發的好地方。路途遙遠,為這全台灣最深山的泰雅部落,披上神秘面紗,如同傳說中的世外桃源一樣,隱密而幽美。 這個曾經的「黑暗部落」,隨著巨木的發現,旅遊觀光興起,遊人與日俱增,住宿房間常年客滿。好不容易在數月前訂好車子司機房間,倒數著出發。然而,當天一陣大雨,掃落了一番期待。 歷經數小時的山路彎彎,細雨紛紛,終於到了司馬庫斯——上帝的部落,泰雅的故鄉。當我們還在抱怨雨天時,族人早已準備好來迎接我們,到旅客中心完成登記,稍事休息。隨後行程就在族人帶領下展開了,牧師先為大家進行祈福儀式,以灑水洗滌我們身心的疲憊,予以祝福。 傳統泰雅打扮的族人為我們導覽 簡樸部落只有不到三十戶人家,約200名族人,緊密共營地生活。由「司馬庫斯共同經營」組織族人,每天早會共同分配農事,民宿,招待客人等事,並統一管理財務。族人的醫療及教育經費由部落負責,學校亦由部落興建。每個月由部落青年主目親自分發工資,給每一戶共同經營的人家。 這種幾近大同的社會模式,與山上美景相配,不難聯想到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,「有良田、美池、桑、竹…

身處在大都會城市裡的老眷村

四四南村位於台北市位置約為現今信義路五段、基隆路二段、松平路、莊敬路一帶,為國民政府遷台後所興建的眷村之一,村內居民全為聯勤第四十四兵工廠的廠工,因位於四四兵工廠之南,故名四四南村,當地居民多以「南村」稱呼! 四四南村的門口 在現今,僅少數的眷村還得以保留,有些因財團須蓋大樓或政府必須都更迫需改建,種種因素,讓台灣的大眾更難以瞭解早期眷村文化。 而在大台北地區,眷村更是屈指可數,而在四四南村保留了當時早期特有建築物和當地人文。 漫步在四四南村的小巷子裡,看著裸露在外的一磚一瓦所堆積而成的矮建築,及因日積月累日曬雨淋所留下水痕,彷彿回到了早期六零年代的台灣社會。 在同塊的土地上,眷村旁的台北國際世貿大樓及著名的101大樓,從眷村裡往外看,更是強烈對比。 加上眷村裡的增設的信義公民會館,更是能讓外地旅客更充分瞭解對座眷村的知識,在會館裡,擺放了當時 人們在家所需生活用品。 而在公民會管前,有塊小空地,在這固定每個月的第二及第四個星期六,都會有創意市集及二手商品合法擺攤。 …

元旦霞客羅古道兩度C探險

2012剛過去,在新舊交接時全世界人類有志一同迷亂的瘋狂倒數 ,地球從來沒有任何一種事務,能夠引起人類在同一個時間像這樣傾洩情緒….. 每年到了倒數,好像所有人就突然沉浸在一種瀕臨瘋狂的興奮當中, 尤其去年12月21日世界毀滅未成後 更多人進入劫後重生結合新年倒數重生的雙重混亂情境 兩次毀滅!兩次重生! 全人類兩死兩生,這是多偉大的事!! 而偉大的事,必須在深山部落,接近原始的地方執行。 於是,我選了北台灣最有名的新竹清泉霞客羅古道一探死生之事。 到了清泉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張學良的死生故事 這位發動西安事變的軍閥張作霖之子,差一點改變了中國近代史,到現在,是是非非好像已經無法接受歷史的檢驗,他個人的死生已成了不斷遷徙的軟禁歲月。 張學良東北人爽朗個性,使他心中只有弟兄的情誼判斷。 東北火熱性子,年老仍然剛烈。 張學良、趙一荻夫妻情深,只為長相思守。 遺址成為了懷念,評價卻要由歷史認定。他的抓放蔣介石,國民黨、共產黨都有無奈,但以成敗論英雄,國民黨退到了台灣經營中華民國,共產黨則經營中華人民…

湖山佳氣隱於市 – 高雄鳥松區 澄清湖風景區

[姊妹湖]-共享傳說與深厚友誼 鄉村姑娘辰子因為想常保美麗青春,花了近百個日夜向大藏山的觀音祈求心願,沒想到了滿願之日,鄰近的高山突然崩潰,湧出清澈的泉水,變成一畦壯秀的湖泊,辰子飲用湖水後幻化為一條龍,從此成為這片湖泊的守護神。 這是日本秋田縣田澤湖的美麗傳說,今日前往賞景的話,仍能見到耀眼奪目的金色辰子女神像,在湖岸一旁守候著壯觀的田澤湖。故事說到後來,這平成年間守護的神龍托觀音神力轉世飛翔,遠渡大海蒞臨台灣的港都,百姓祈願神龍為本地帶來幸運。因緣際會,我官方代表與日本秋田縣田澤湖町國際交流促進協會,還真於民國76年11月4日假澄清湖舉行結盟儀式,完成了當時世界上兩湖締結為「姊妹湖」的創舉。 讀過這段趣談佳話,再看看眼前純樸簡約的辰子飛翔像,心裡更加認定,澄清湖不需要像其他風景區一般,想盡辦法製造話題與增添事件來譁眾取寵,順著湖岸、綠蔭、林道,獨自靜心或者結伴舉家走上一回,心胸霎時開闊,呼吸清爽勻稱,情感緊密聯繫。 [始終質樸]–卸下光環.依舊是港都最瑰麗的後花園 時節來到立夏,梅雨季即將開始,天色陰晴不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