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帖

台灣遊記

神的禮物——司馬庫斯(上)

神的禮物——司馬庫斯(上)

 司馬庫斯,一個攢在口袋名單裡很久,卻苦無機會出發的好地方。路途遙遠,為這全台灣最深山的泰雅部落,披上神秘面紗,如同傳說中的世外桃源一樣,隱密而幽美。
 這個曾經的「黑暗部落」,隨著巨木的發現,旅遊觀光興起,遊人與日俱增,住宿房間常年客滿。好不容易在數月前訂好車子司機房間,倒數著出發。然而,當天一陣大雨,掃落了一番期待。
 歷經數小時的山路彎彎,細雨紛紛,終於到了司馬庫斯——上帝的部落,泰雅的故鄉。當我們還在抱怨雨天時,族人早已準備好來迎接我們,到旅客中心完成登記,稍事休息。隨後行程就在族人帶領下展開了,牧師先為大家進行祈福儀式,以灑水洗滌我們身心的疲憊,予以祝福。


傳統泰雅打扮的族人為我們導覽


 簡樸部落只有不到三十戶人家,約200名族人,緊密共營地生活。由「司馬庫斯共同經營」組織族人,每天早會共同分配農事,民宿,招待客人等事,並統一管理財務。族人的醫療及教育經費由部落負責,學校亦由部落興建。每個月由部落青年主目親自分發工資,給每一戶共同經營的人家。
 這種幾近大同的社會模式,與山上美景相配,不難聯想到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,「有良田、美池、桑、竹之屬,阡陌交通,雞犬相聞。其中往來種作,男女衣著,悉如外人;黃髮垂髫,並怡然自樂」。


部落裡的學校為族人自行興建,以石板為屋頂可助夏天室內降溫


 走在部落裡,不難看到冒雨工作的族人,但他們臉上帶笑,絲毫不怪雨天。一問之下,原來他們的祖先視「雨水為神最好的禮物」。這種順應天時,感恩天賜的心態從祖上一直流傳下來。司馬庫斯族人強調與大自然共生共存,「只取所需,不取過度」,即使以前打獵維生,也不能趕盡殺絕,過度捕殺。
 時至今日,在發展觀光同時,他們也極力維護部落原有生態,不在山野間添加水泥磚塊等城市之物,以部落原有材料木竹等自然作物築橋修路,也盡量以本地食材供餐。這也是司馬庫斯迷人之處,活用部落的一切,而不改變、開發部落以迎合商業需求,為後代族人及遊人保留最淳樸簡單的一方樂土。


司馬庫斯部落極力保持自然,裝飾、路標均以木雕製作,連路燈的燈罩也取材自空心木材。

 在導覽期間,族人對司馬庫斯自信而熱誠地介紹他們的歷史文化故事,如「司馬庫斯」名字是來自於部落耆老口述,為紀念祖先Mangus(馬庫斯),便以Smangus(司馬庫斯)此尊稱作為部落名字。而真正打開司馬庫斯與外界通道的是一個夢,從前的「黑暗部落」一直遺世獨立,至1979年始有電力供應,但要出入部落,獲取民生物資,仍要靠族人徒步上山下山,揹在身上來回搬運。
 直到鄰長參觀巴陵地區巨木群後,當晚睡夢中得到啟示,指司馬庫斯也有巨木可發展旅遊,並帶動如巴陵的人潮,人數甚至多到會「土石都會跳動」。經數月尋訪,不負所望找到深山裡偉大壯觀的巨木群,受各界重視,促進了對外道路的建設,並於1995年開通。
 族人在講述「夢的啟示」時,不下十次充分表達對上天的感恩。因為相信部落與大地的連結,司馬庫斯族人珍惜所有資源,視所有事為恩賜,而不是理所當然。每次在採收小米前,族人都會跪拜並感謝小米的豐收,在採收時提到「我很餓」是不敬的,要滿足於上天的給予,才會讓族人與大自然互相回饋生生不息。這種信任自然,感謝恩典的心,我們這些城裡的人不少早已忘個一乾二淨,在這裡才再次被提醒。


以原木拼成尖塔形的木柱代表著司馬庫斯的精神,不忘祖先,尊重自然。


 完成導覽後,可以自由在部落中遊玩,在瞭望台上俯瞰整個部落,看看竹建的穀倉,與入口處的「生命之樹」留影。那是一體三面的木雕,背著臼的是部落開拓者Makus,隔壁是他太太抱著孩子。還有一位是族人遷徙到司馬庫斯後,當時第一個會織布的婦女,以紡織保暖衣物令族人度過寒冬,象徵祖先傳統智慧的傳承。

生命之樹木雕

 遊玩後,可到以純天然物料(竹、木)打造的咖啡室喝杯馬告咖啡,馬告其實就是山胡椒,常見於料理。加入拿鐵咖啡,入口可能有點不習慣,但喝順口後會愛上這獨特口味。當然還有部落特色特調小米酒。咖啡室有二樓觀景台,在一片翠綠的遠山近景中享受獨有的部落風味。
 司馬庫斯部落不大,從部落走到景點神秘谷,只有500公尺,因山路難行,來回需時50分鐘,可眺望河谷景色。從神秘谷回來已入夜,在雅竹餐廳先前預訂好的飯菜已備好,等我們飽餐一頓。在挑高的餐廳裡滿滿的遊人,族人忙不迭地上菜,招呼,熱鬧非常。



教堂中的聚會是晚上的重頭戲,也是族人與遊客互相溝通的好活動。

 晚餐過後,這天的行程還沒結束。在部落最莊嚴的地方裡,族人早已準備好,等待遊人一起共享此夜。教堂由原木所建,色調溫暖,線條潤和。舞台後方掛滿整面牆的小麥,沒有多餘的裝飾。族人一個接一個的表演,還有小孩子的歌舞,水靈的大眼睛,穿著縮小版的泰雅服裝,精靈可人,逗樂所有遊人。
 頭目與牧師風趣的講話,懇切地感謝遊人到來,為部落帶來收益,也自豪地跟旅人一起分享部落之美,希望讓更多人看見司馬庫斯。教堂的聚會在一片歡快中圓滿完結,旅人走出教堂,抬頭是滿目星星。幾乎無光害的環境,讓看星星不再是難事。深山的恬靜,給旅人一夜好眠,靜待明天看巨木。


民宿是小木屋,已備有被子,但山裡日夜溫差大,怕冷的話可自備睡袋。

*續〈神的禮物——司馬庫斯(下)

相關討論

相關文章

馬武督部落 隱藏於深山中的秘境

位於新竹縣關西鎮的馬武督部落,泰雅話的「武督」意指人員物資匯集處,於日據時期改為「馬武督」後沿用至今已有50年的歷史。 根據「關西鎮誌」中,關西鎮原住民部落沿革史,關西鎮馬武督社原住民相傳屬於泰雅族馬里罷系統「馬里洸」群社的一支,早年因人口增加,乃向北(桃竹苗)拓殖新地。復經由沙輪子社、哈嘎灣社等群社遷居而成社,後因尋覓新獵場,越八五山至關西鎮轄境,馬武督社原範圍為玉、金、錦山等里及復興鄉高遶、長興等村,期間並與桃園縣境內大嵙崁群,澳卡灣群連成一線,事態亞詞群山中佔地最廣,勢力最強的一群,光復後馬武督本設隸屬關西鎮錦山里,是「馬里洸」群社中唯一不屬於尖石、復興之泰雅族部落。 來到這裡,可以體會山林的清新空氣、豐富的生態資源、壯闊的山林景緻、熱情好客的原住民文化等,都是來到這裡不能錯過的。 圖片來源:馬武督探索森林

那羅部落 順遊復興煤礦場

來到新竹尖石的那羅溪,除了可以溯溪、露營以外,更可以順道去周邊的景點看看,如那羅部落、復興煤礦、深情吊橋、文學林、香草工藝坊等,也可以向那羅灣休閒農業發展協會預約路線導覽。 目前部落正積極修復復興煤礦園區,除了放置運痛煤礦的台車及其他設備外,更重現了當時的公共浴室、礦工宿舍、理髮部等空間,雖然部分設施然在整修重建,但已經可以入內參觀了。 復興煤礦自1951年開採,因為煤礦自然外露、品質佳,且台車鐵道以及公路可以直達礦場,附近還有灣內鐵道作為運輸系統,所以也就成為新竹尖石最大的煤礦開採區,但從1984年封坑以後,就漸漸的沒落了。 圖片來源:觀光局、Xuite相簿

神的禮物——司馬庫斯(下)

晨起,深呼吸海拔一千五百公尺高山的空氣,一色藍天,翠綠山巒環抱紅屋頂的小房子,晴空萬里。與昨天剛抵埗的陰雨綿綿完全相反,不禁讓旅人如司馬庫斯族人一樣,感謝上天的眷顧,把司馬庫斯最好的一面呈現予大家。巨木群在離部落約5.2公里的地方,也是族人男孩子成年禮必須去的地方,由長輩帶到巨木群膜拜巨木並學習傳統打獵,傳承智慧及守護巨木的責任。來回巨木群需時約4至5小時,對於爬山經驗豐富的族人來說,5公里不算什麼。但對於城市來的旅人,這可是看巨木前最大的挑戰。 天公造美,放晴的部落份外美麗。 司馬庫斯巨木屬紅檜,其中「大老爺巨木」(YayaQparung)已有2500年歷史,周長20.5公尺,須二十多人牽手才能環抱主幹。巨木形態如張開雙手懷抱萬物,Yaya在泰雅文化裡是媽媽之意,而巨木所在地也是當年日本人攻擊部落時,婦幼藏身之地。2500年來,相當於孔子年代就存在的巨木,正默默地守護著這片山林及生活在此的人和動物。 仰望「大老爺巨木」(YayaQparung)展開雙臂,壯觀非常,深感人類渺小,心生敬意。 司馬庫斯巨木群共有二十幾棵巨木,當中連「大老爺巨木」在內…

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? 聽聽外國人真心話!

台灣,又名「福爾摩沙(Formosa)」。源於拉丁文及葡萄牙文「美麗」之意。這個四面環海的小島,聚焦了世界各地愈來愈多的目光,遊客人次年年遞增,2013年已達800萬人次並預計將於2016年突破千萬人次。遊客慢慢看到小島的「福爾摩沙」,無論是山林綠野、海洋河溪,古蹟文物、創新建築,種種風景之美,都令遊客對小島甚是喜歡。 但真正讓遊客愛上這裡的,據說是滿滿的人情味。為了聽聽遊客心裡話,我們隨機採訪了來自各地的遊客。沒想到他們在選擇最愛台灣的原因時,真的都毫不猶豫地選了「台灣好客」。而且一再強調太喜歡台灣人的熱情,印證了「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」這句話。希望大家繼續努力讓小島愈來愈美好,也謝謝遊客們對小島的喜歡,台灣歡迎您。

沒落後的礦業重鎮 菁桐懷舊之旅

有80年歷史的木造站房─菁桐車站,傾頹的舊房舍,散發優雅古韻,吸引許多遊客拍照留念。車站旁有座小小的古樸涼亭,遊客們可以在一旁的鐵道故事館買竹筒,將心願寫於祈願竹筒上,掛在涼亭。 短短不到十分鐘路程的老街,緊鄰著煤礦紀念公園、模擬坑道、選洗煤廠遺跡、石底大斜坑、白石腳日式宿舍區、菁桐礦業館等建築,鐵道故事館、太子賓館等更是知名的遊覽景點。在鐵道旁的許願竹留下了來往旅人的印記,老街上的石板地也是當地礦業發展的見證者之一,漫步在這樣的老街上,感受著一股自然流露的懷舊風情,讓菁桐老街特別有味道。 車站建於民國20年,現為新北市市定古蹟,平溪支線以三貂嶺為起點,菁桐為終點站,剛通車時,名為「菁桐坑驛」。雖然規模變小,但古色古香的外表,也吸引無數鐵道迷前往拍照留念,覆滿青苔的斜屋頂,有十足歷史的味道。目前全台像菁桐站這樣的木造小火車站已所剩無幾,當年也是因為煤業的興盛而帶來人潮,至今依然留下不少的採礦遺蹟,譬如堆煤場、運煤台車道、日式員工宿舍等,看看不同的日式建築,機會到訪平溪區時,不妨來這裡走走。